长高集团告别新能源汽车业务 资本退潮进行时



来源:中国经营报

长高集团告别新能源汽车业务 新能源汽车市场资本退潮进行时

本报记者/梁锶明/赵毅/广州报道

大约自2014年起,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开始起步并迅速爆发,各路资本也纷纷涌入新能源汽车领域。截至2019年,仍有资本跨界入场的情况发生,然而有部分资本也开始默默退场。

2019年以来,入场约4年时间的湖南长高高压开关集团股份公司(002452.SZ,以下简称“长高集团”)也在逐步退出新能源汽车市场。长高集团多次对外公开提到,计划逐步退出与电力能源不相关的行业,包括新能源汽车、新材料、房地产等,继续聚焦输变电主业。

1月7日,长高集团证券部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直言,2015年长高集团为了采取多元化方式分散相关风险,开始涉足新能源汽车行业。但是新能源汽车不是长高集团的专业领域,布局该行业也需要非常多的资源。

此前在2019年12月26日,长高集团公告提到,将所持有的湖南长高耀顶新能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高耀顶”)60%股权和持有的长沙耀顶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耀顶”)40%股权按照公司原投资价格转让给杭州耀顶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耀顶”)。据了解,2019年前三季度,长高耀顶亏损366.45万元,长沙耀顶则亏损了282.38万元。

逐步告别新能源汽车

回顾长高集团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布局,2014年长高集团通过收购杭州富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富特”)股权,正式开启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布局。2015年开始,长高集团进一步加大新能源汽车各个环节的布局,当中包括电桩、网约车运营等业务。

而到了2019年,长高集团则多次提到逐步退出新能源汽车布局的打算。2019年12月26日,长高集团公告提到,已与杭州耀顶、长高耀顶,以及时空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空股份”)签订了《湖南长高耀顶新能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长沙耀顶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长高集团将所持有的长高耀顶60%股权和持有的长沙耀顶40%股权按照原投资价格(1800万元人民币和800万元人民币)转让给杭州耀顶。

资料显示,2017年长高集团与杭州耀顶共同出资成立了长高耀顶和长沙耀顶。其中,长高耀顶主要通过采购、租赁新能源汽车对接高频出行的网约车及出租车运营服务;长沙耀顶主要从事湖南省范围内电动汽车的充换电网络的建设和运营。

近两年,新能源汽车及其上下游产业链依旧处于高增长态势。然而,从长高耀顶和长沙耀顶情况来看,长高耀顶2018年净利润为483.60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则亏损366.45万元;长沙耀顶2018年净利润亏损559.69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282.38万元。

2019年上半年,长高集团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营业收入为1700.72万元,同比增长22.80%;2018年全年该数额为7145.05万元,同比增长27.60%。从毛利率情况来看,2018年长高集团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毛利率为16.47%,同比下滑12.94%。

其实,除了长高耀顶与长沙耀顶以外,2015年长高集团与时空股份共同出资设立了湖南长高新能源汽车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高新能源”)。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2019年11月7日,时空股份退出长高新能源股东行列,长高集团持股比例变为100%。2019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长高新能源营业收入仅有5.75万元、净利润亏损10.22万元。

此外,天眼查显示,长高集团仍持有杭州富特约14.85%股权。就此,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杭州富特仅是长高集团参股公司,长高集团并无参与运营。目前,暂无具体股权处置计划,但不会再加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入。

遭国家电网“点名”

除了新能源汽车行业以外,长高集团有意将与主业关联不大、竞争优势不明显的多元化项目进行“割舍”。长高集团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包括电力设备、电力工程服务、新能源汽车业务、房地产业务和耐磨材料业务。

回顾长高集团近两年的业绩情况,2018年长高集团营业收入10.53亿元,同比下滑25.60%;净利润亏损2.46亿元,同比下滑504.05%。其中,华网电力2018年亏损540万元,同比下降111.14%;长高新能源电力亏损2959.58万元,同比下降175.08%。

“2018年的亏损主要原因是公司收购华网电力形成商誉的减值,2018年12月31日,公司商誉净值为1.3亿元。公司逐步退出新能源汽车等其他领域,并不是受到当年亏损的影响,而是基于自身定位和长远发展的战略调整。”上述证券部人士也提到,退出其他领域不代表长高集团排斥新业务板块,如果后续有发展机会也不排除会对电力周边领域进行投入布局。

而在2019年上半年,长高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4.8亿元,同比增长24.5%。其中,输变电设备为公司收入占比最大的产品,占公司营业收入的77.73%,电力能源设计、服务与总包业务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0.11%。

此外,2019年前三季度,长高集团营业收入7.63亿元,同比增长31.74%;净利润9482.48万元,同比增长385.07%。长高集团方面提到,主要是因为输变电设备业务的增长。

根据长高集团2018年的年报,来自国网体系的销售额占比为14.11%,在其前五大客户中占比近七成。然而不久前,长高集团却遭到此大客户的点名。国家电网日前公布新一批关于供应商不良行为处理情况的通报,当中涉及长高集团。

据了解,长高集团因“依据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6)陕03刑初2号,行贿金额3万以上,不满100万”,2019年8月1日~2020年7月31日在国家电网系统招标采购中列入黑名单。此外,长高集团旗下的湖南长高森源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高森源”)因“依据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6)陕03刑初2号,行贿金额不足3万”,被国家电网在2019年8月1日~2020年1月31日评标综合总分扣分。

不过,长高集团方面认为,该处理对公司整体经营无重大影响。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长高集团为两级架构,总公司负责投资运营以及对子公司监督管理,二级子公司主要负责生产运营和投标。此次对长高森源进行扣分处理,没对投标造成影响。

 新能源汽车市场资本退潮

近几年,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爆发的刺激下,各路资本纷纷涌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与此同时,也有不少资本开始逐步撤出该市场。

对于逐步退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原因,上述证券部人士提到,新能源汽车不是长高集团的专业领域,该业务的投入也非常多。汽车分析师任万付也表示,新能源汽车是汽车产业变革的方向,但变革期时间较长,需要持续不断投入。“资本是逐利的,尤其是短期利益,很难做到长期持续投入。”

2019年7月,京威股份主动宣布终止秦皇岛新能源整车投资项目并注销项目实施主体的全资子公司德龙汽车。资料显示,2015年正值新能源汽车补贴“红利期”,京威股份以股权收购的方式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然而,受其收购的新能源整车参股公司的拖累,京威股份扣非后净利润出现了自2010年以来的首度亏损,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5.25亿元。

2019年12月初,江特电机发布公告称,已与扬州基建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拟将全资子公司九龙汽车100%股权进行转让,交易价格为5.13亿元,交易预计发生处置损失5.31亿元。江特电机方面称,这是基于公司未来产业发展战略规划以及新能源汽车行业情况而做出的,未来将发展自身优势产业,聚焦电机和锂盐及其上游产业,退出汽车产业。

对于近两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上下游的资本退潮,任万付提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上游的零部件、电池、整车企业等严格来说都属于制造业,对资源、资金及技术等要求较高,回报率较房地产、互联网等行业低;产业链下游金融、保险、出行等领域强手林立,没有超强的实力难以杀出重围。“与其他新兴行业一样,仅少数获得成功,大多数都沦为陪跑者,它们能做的就是及时止损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