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龙电动车“内斗”战火再起,大股东坚决向“内部人控制”开刀



因身陷董事会与大股东“内斗”之中,五龙电动车(00729.HK)近期颇受资本市场与监管机构关注。沉寂数日之后,五龙电动车日前的一则公告再次将此事件推到了台前。

3月4日晚间,五龙电动车公告称,公司于3月2日收到大股东金港集团通知,其已于此前,向公司注册地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清算”呈请,要求对公司进行清算,受此影响,五龙电动车股票于3月2日下午3:30分起被联交所要求停牌,两天后,于3月5日正式复牌。

五龙电动车“内斗”白热化一份“清算”申请引发停牌

据知情人士透露,2月28日,金港集团向上市公司注册地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清算”申请,细数五龙电动车“五宗罪”,包括已失去对公司董事妥善管理其业务和事务的全部信任和信心;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及可行性表示严重关切;公司董事未能采取任何/全部有效步骤,使公司脱离目前面临的财务困难,或无法寻求适当的替代融资安排,以解决财务困难;公司事务的处理方式违反公司章程;公司事务正以违反《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上市规则)的方式进行;公司董事采取的措施对金港集团造成了损害,并制约了金港集团作为公司股东的权利;现任董事违反了其对公司的受托责任等。

你来我往“战事”渐酣大股东两次提请调整董事会人员

身为五龙电动车大股东,金港集团与上市公司利益休戚与共,为何却提出“清算”申请?梳理五龙电动车一月多来的“内斗”脉络不难发现,大股东这是要向“内部人控制”开刀。

2019年11月1日,金港集团认购由山证国际代理配售的五龙电动车8000万股配售新股,占五龙电动车完成配售后已发行股份的4.1%,后期又通过二级市场以不同的价格增持股份至2.38亿股,目前持股比例为12.22%,为五龙电动车第一大股东。其后,金港集团两次向五龙电动车提出推荐赵近宏先生进入董事会,但是均被拒绝。

 

2019年12月6日,由于不满五龙电动车陷入“内部人控制”的状况,金港集团向五龙电动车董事会提交书面呈请,请求对董事会现任管理层进行部分调整,但该项议案被董事会否决。

2020年1月16日,金港集团再次向五龙电动车董事会发出书面呈请,提请召开股东特别大会,罢免包括首席执行官谢能尹、首席技术官陈言平在内的现任董事会2名董事以及3名独立董事,并提交了增补董事名单。按照规定,股东特别大会将于3月15日举行。

2020年1月21日,五龙电动车发布公告,建议每持2股供1股方式集资最多约2.03亿元,每股供股价0.2元,供股将按非包销基准进行,并未规定最低认购水平。而据金港集团透露,1月20日,金港集团曾向五龙电动车递呈了“供股零佣金包销”方案,山证国际向五龙电动车递呈了“供股无包销2%佣金”方案,但最终,这两种佣金更低的方案均未获五龙电动车董事会采纳。金港集团认为五龙电动车“2供1”供股可能存在明供股暗配售,涉嫌违规。

2月17日,五龙电动车董事会以一则金港集团“涉嫌虚假陈述”公告,对其进行了激烈反击。五龙电动车认为,金港集团在2019年11月参与五龙电动车彼时之配售时,涉嫌隐瞒了其已持有五龙1673万股股份的事实。

2月24日,董事会更进一步发布《有关股东要求建议罢免及委任董事之补充通函》,重点列举了董事会现任管理层水平、资历及在任期间的各种工作业绩,除此之外主要是针对大股东金港集团及其提请增补的董事赵近宏的质疑,例如补充通函第16页指控赵近宏2020年2月10日实益拥有238,215,000股股份之权益并无向联交所申报,而金港集团称其于1月14日即完成了申报,任何人可在联交所披露易网站查询,董事会纯属诽谤。

 

2月25日,五龙电动车公告,更换董事局主席人选,曹忠停任主席,留任执行董事,委任卢永逸为新的董事局主席。

2月28日,金港集团向五龙电动车注册地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清算”申请,提请对五龙电动车进行“清算”并对五龙电动车利用公告对其诽谤责任进行追究。

3月2日下午,应联交所要求,五龙电动车停牌。3月4日晚上发布公告,3月5日复牌。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五龙电动车董事会与大股东双方“你来我往”,交锋数个回合,事态走势跌宕起伏,让市场看客过足“眼瘾”。但在业内资深人士看来,这件事情的核心只有一个,就是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之争。

高薪下管理失位大股东认定董事会存“内部人控制”

作为五龙电动车新晋大股东,金港集团当初选择通过配售进入五龙电动车,显然是看好新能源汽车行业及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但进来后才发现,五龙电动车在管理上存在问题,也即其所称的“内部人控制”,大股东甚至被挡在董事会之外无法参与公司管理,更难以对上市公司的发展做出有效的建议及决策。

内部人控制(Insider Control)是指现代企业中的所有权与经营权(控制权)相分离的前提下形成的,由于所有者与经营者利益的不一致,由此导致了经营者控制公司,即“内部人控制”的现象。筹资权、投资权、人事权等都掌握在公司的经营者手中即内部人手中,股东很难对其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督。由于权利过分集中于“内部人”,因此在股东及其它利益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

 

此前金港集团提请罢免的5名董事中,除陈言平持有极少量股份,剩余4人,未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均为“职业经理人”也即“内部人”,由此来看,五龙电动车确实是存在“内部人控制”的情况。

从五龙电动车2019年半年报数据来看,公司最新一个半年度的营收为4.87亿港元,期内亏损为4.74亿港元,而在此之前,五龙电动车已连续10年亏损。其资产负债率自2015年以来逐年攀升,至2018年达到107.27%,在2019年中报中,这一数字继续攀高,来到121.27%。2019年中报显示,五龙电动车总资产约67亿港币,总负债约81亿港币,已资不抵债。尽管近两年,五龙电动车不断通过合股、配售、供股来融资,但明显无法解决越来越严重的债务问题,反而不断稀释现有股东的权益。

反观五龙电动车董事会,2018年全体董事总薪酬超过2800万元港币,但却未能采取有效措施,使公司脱离目前面临的财务困难,或无法寻求适当的替代融资安排,以解决财务困难,在财务管理上,显然是失位的。这也难怪金港集团着急要更换管理层。

董事会手段齐出忙自保临时“换帅”强化控制权

上述分析人士表示,在此次事件中,五龙电动车董事会被列入罢免名单的董事为保留其董事会席位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也是颇为“讲究”。

首先是利用占据董事会多数席位的优势,否决掉金港集团第一次提出的“罢免”呈请,而在1月16日,金港集团再次提出“罢免”呈请,按照规定必须召开股东特别大会投票表决后,立刻在有2名董事强力反对的情况下强行推出“2供1”供股计划,以此来摊薄大股东股权。

2月26日五龙电动车公告了原股东供股结果,只有3.11%的股份认购,未获认购的约9.45亿股如果转为配售,即占现有股本48.46%的股份不用经过股东大会而被现在的内部人控制的董事会配售出去,大股东的股权占比将被摊薄到10%以下。

2月17日,五龙电动车董事会发布公告,指责大股东在此前参与配售时做了“虚假陈述”,并在24日发布的《通函》中,对大股东及其提请增补的董事人选提出多项质疑,如金港集团所言,其目的,显然是希望通过损害其声誉的方式,给金港集团施压,同时,抹黑金港集团在中小投资者群体中的形象,进而影响3月15日股东大会的最终结果。

而之后的一步棋,在于董事会“换帅”,换掉曹忠,委任卢永逸为新的董事局主席。资料显示,曹忠自2014年3月11日起担任五龙电动车董事局主席,2014年5月28日兼任行政总裁,2019年7月,曹忠卸任五龙电动车行政总裁,此次被换掉董事局主席职务,也意味着曹忠在五龙电动车董事会的话语权被“内部人”进一步削弱。

 

知情人士透露,曹忠被“撤换”属于意料之中的事情。近两年,曹忠专注于解决五龙电动车及其子公司长江汽车面临的资金短缺危机,协调团队在国内、美国、欧洲开拓业务,期间陆续引入了神州、金正源和金港集团等战略投资人进行融资,尽管公司在行业普遍困难的情况下生存了下来,但是在上市公司内部管理上,已经逐步被“内部人”架空,而此事在其2019年卸任行政总裁换谢能尹上任就已经很明显了,此时曹忠的主席职位也已岌岌可危。因为维护投资人、股东的利益,曹忠被现任董事会“内部人”列为了对立面。

大股东更换董事会在港股早有先例双方博弈或将持续

从港股历史来看,上市公司内部以“拉锯战”进行股权之争,大股东成功提请更换管理层此前早有先例。

2015年,山水水泥(00691.HK)曾因张才奎父子、中国建材、亚洲水泥、天瑞水泥等几大股东之间的股权之争被资本市场熟知,五方势力、三大阵营在股东大会上三次过招,从2015年6月到2015年10月,天瑞水泥作为大股东曾4次提出要求召开股东特别大会,目的为重组董事会,想要掌握山水水泥的控制权。在经历了两次股东特别大会被大会主席废除投票权后,天瑞集团所提出的议案最终于2015年12月1日召开的第三次股东特别大会藉由法院指定的独立人士担任大会主席,才获得通过,天瑞集团阶段性的入主目的达成。可见,在香港法律体系下,董事会主席在股东大会上具有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可决定哪个股东投票有效,哪个股东投票无效,凭一己之力主导投票结果。这可能也是公司董事会选在近期将早已被“架空”的董事会主席曹忠换下的主要原因。

与五龙电动车此次“内斗”略有不同,山水水泥案例中,陷入“内斗”的是前几大股东,而非股东与“内部人”之间的控制权之争,对于五龙电动车来说,向未持有股权的“内部人控制”宣战,大股东的立场看起来更有正当性、更为合理。五龙电动车是否能取得法院对供股的认可令,进而通过供股转配售引入的新股东是否具有3月15日股东大会投票权,或者大会主席是否会废除或取消金港集团的投票权,都是十分值得关注的。

据悉,五龙电动车“2供1”供股计划已于3月2日完成,5.25亿股不获认购供股股份已按每股0.2港元的配售价获配售,两名承配人Universal Way Limited及叶志钊分别承配了5亿股及2500万股,相当于根据供股可供认购的9.75亿股供股股份总数约56.97%,供股所得款项总额(扣除开支前)约为1.11亿港元。据了解,Universal Way Limited为联合地产(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此次配售若成功完成,将取代金港集团,成为五龙电动车第一大股东。

至此,五龙电动车发起“2供1”供股,发公告指责金港集团,以及更换董事会主席等一系列动作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就是通过供股转配售,稀释大股东金港集团股权,并引入新的股东方,并在3月15日的股东大会上废除金港集团的投票权,保证董事会被提请罢免议案不获通过。

按照《公司法》相关规定,从金港集团发起呈请之日开始,就公司财产(包括据法权产)作出的任何产权处置,以及任何股份转让或公司成员地位的变更,在没有获得法院的认可令的情况下均属无效,除非公司能最后赢得清算官司。

而根据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有关发起清算呈请后转让上市发行人股份的通告,五龙电动车须尽快取得认可令,否则香港结算拒绝接受供股股份及配售股份存入中央结算系统,也即,在当前的状态下,五龙电动车尽管通过供股引入了新股东,但新股东并不拥有投票权。

从公开信息显示,新引入的大股东没有任何电动车业务背景,与五龙电动车全无协同效应。从复牌后二天的交易情况看,二日总计成交仅1200万股,股价下跌5%,明显说明股东在用脚投票。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金港集团此次提起“清算”呈请的时机也是“恰到好处”,刚好在供股事项完成之前,从大股东的角度而言,或许“清算”只是“背水一战”的手段,其真正的目的,还在于确保3月15日股东大会能够在不被更多外力干扰的情况下顺利召开,赢得股东大会后,也许金港集团会自主撤销呈请。

目前,双方的博弈仍在持续中,具体结果如何,仍待继续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