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汽车焦虑:销量大幅下滑 质量问题严重影响口碑


  销量大幅下滑竞争对手追赶大众焦虑
 
  周信,童海华
 
  大众汽车集团正在走一条激进的转型之路,然而这条路并不如预期的那么好走。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汽车行业产销继续双降。其中,狭义乘用车产量为161.15万辆,环比下滑19.9%,同比下滑18.3%。狭义乘用车销量为150.84万辆,环比下滑13.8%,同比下滑16.9%。
 
  其中,2018年销量冠亚军的上汽大众、一汽-大众的销量下滑尤为使人关注。虽然一汽-大众超过上汽大众成为4月份销量冠军,销量达14.62万辆,市场份额达8.9%,但一汽大众同比下滑8.4%却依旧显眼,并且是连续四个月销量同比下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劲敌日系品牌却在4月份逆势上涨。
 
  对此,一汽-大众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虽然销量与去年同期比有小幅下滑,但在车市寒冬环境下,一汽-大众在1~4月份的销量表现其实还是可圈可点的,领跑了整个车市大盘。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则表示,日系车在经济性、人性化、个性化、精致化等方面比较重视,德系则注重在可靠性,在整体驾驶感受方面可能比日系差一些,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情况下,消费者选择上会更加谨慎。
 
  走下神坛
 
  数据显示,1~4月份,一汽-大众的销量分别同比下滑32.04%、4.10%、7.31%、0.28%,而上汽大众则分别同比下滑11.18%、8.88%、5.88%、10.5%。不管是一汽-大众还是上汽大众,自今年开始,均已连续四个月出现销量下滑。
 
  不过即便如此,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还是分别以15万辆、14.3万辆占据4月销量冠亚军位置,1~4月份总销量分别为5.83万辆、6.11万辆。
 
  对于销量下滑,一汽-大众方面向记者表示,就一汽-大众而言,虽然销量与去年同期比有小幅下滑,但在车市寒冬环境下,一汽-大众在1~4月的销量表现其实还是可圈可点的,不仅领跑整个车市大盘,同时市场占有率也突破了新高,迈腾、速腾、高尔夫等实力车型在各自细分市场占据领先地位;探岳、探歌两款SUV亦有出色市场表现。可以说,在整体市场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一汽-大众SUV的市场表现达到了预期。
 
  面对销量的连续下滑及“日系三大品牌”(丰田、本田、日产)的逆势增长,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些牵强。
 
  师建华认为,一汽-大众销量下滑主要原因还是在产品竞争力上,德系车在产品更新换代上按部就班、周期较长,导致目前竞争力不够强。
 
  而汽车分析师钟师则认为,现在德系车跟十年以前不一样了,德系车不再是神话了,现在消费者也更成熟了,不是那么多人迷信德系车了。
 
  质量隐忧
 
  “一个品牌的质量好坏是要通过时间检验的,现在中国人的汽车消费观念趋近美国了,在长时间的品质保证后,消费者会更加愿意选择可靠的品牌,但是大众这些年暴露的质量问题严重影响了其可靠性的口碑,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消费者更愿意为可靠性买单,所以这一轮竞争中,大众的竞争力就显得弱了。”钟师补充道。
 
  5月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回公告显示,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共同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自2019年6月28日起召回约9.26万辆车。
 
  本次召回范围内的部分车辆使用了特定供应商在一定时间内生产的变速箱机电单元上壳体,其固定蓄压器的螺纹在使用中可能开裂并引起油压下降,部分情况下造成离合器不再耦合,导致车辆失去驱动力,存在安全隐患,网上甚至称之为“DSG死亡闪烁”。
 
  5月31日,因为供应商生产设备在特定时间段内定位出现偏差,在组装过程中对个别的发动机低压燃油管内壁造成预损伤,可能导致低压燃油管泄漏燃油,极端情况下如果遇到火源可能导致起火,存在安全隐患。一汽-大众又召回部分国产奥迪A4L、Q5L汽车,共计2505辆。
 
  “如果质量出现问题,那肯定就会更加剧其销量下滑。”师建华表示。
 
  钟师表示,作为大众的高端子品牌,一汽-大众奥迪的质量口碑也进一步影响了大众品牌在中国的口碑。
 
  精真估资深分析师马翀说:“DSG我认为不是重点,我们注意到大众的保值率是下降的,另外,大众投入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的产品、质量都是不同的,这就联系到了‘削减成本’的问题。”
 
  2019年3月14日,据英国路透社报道,大众品牌推出了一项盈利改善计划,旨在通过降低产品复杂度和优化材料成本,实现从2023年起每年节省59亿欧元(折合人民币约447.6亿元)的目标。
 
  钟师也表示,这么大的节省力度,其在中国的企业就要承担三分之一,这对它的供应链、产品品质就要求更高了。
 
  除此之外,马翀还表示:“大众在华国产车型基本都是‘以产定销’,每年的销量都跟产量十分接近的,或者说新的一年销量是多少,其实在排产时已经定下来了。”他认为,一汽-大众在主动降产能,不降价卖不出去,所以主动减产,这是一种应对市场的方案。中国经营报